麥可思發布《2019年就業藍皮書》,2018屆大學生就業率91.5%

2019-06-10 17:08:58發布   來源:多知網   作者:余甜   0條評論

  多知網6月10日消息,今日,麥可思研究院在北京梅地亞中心舉行“2019年中國大學生就業報告(就業藍皮書)發布暨研討會”。

  報告顯示,2018屆大學畢業生的就業率為91.5%。其中,本科畢業生就業率(91.0%)持續緩慢下降,較2014屆(92.6%)下降1.6個百分點;高職高專畢業生就業率為92.0%,較2014屆(91.5%)上升0.5個百分點。

  2018屆本科畢業生“受雇工作”的比例為73.6%,連續五屆持續下降;“自主創業”的比例(1.8%)較2014屆(2.0%)略有下降;“正在讀研”(16.8%)及“準備考研”(3.3%)的比例較2014屆分別增長3.2個、1.4個百分點。

  2018屆高職高專畢業生“受雇工作”的比例為82.0%,較2014屆下降1.5個百分點;“自主創業”的比例(3.6%)較2014屆(3.8%)略有下降;“讀本科”的比例(6.3%)連續五屆上升,較2014屆增長2.1個百分點。

  以下為麥可思《2019年中國大學生就業報告》(藍皮書)原文(經多知網整理):

  大學生總體就業率和去向變化

  本科就業率持續緩慢下降,高職高專就業率穩中有升

  2018屆大學畢業生的就業率為91.5%。其中,本科畢業生就業率(91.0%)持續緩慢下降,較2014屆(92.6%)下降1.6個百分點;高職高專畢業生就業率為92.0%,較2014屆(91.5%)上升0.5個百分點。近兩屆高職高專畢業生就業率高于同屆本科(圖1)。

\

  圖1 2014~2018屆大學畢業生就業率變化趨勢

  數據來源:麥可思-中國2014~2018屆大學畢業生培養質量跟蹤評價。

  由于深造比例持續上升,畢業生待就業壓力未明顯增加

  2018屆本科畢業生“受雇工作”的比例為73.6%,連續五屆持續下降;“自主創業”的比例(1.8%)較2014屆(2.0%)略有下降;“正在讀研”(16.8%)及“準備考研”(3.3%)的比例較2014屆分別增長3.2個、1.4個百分點(圖2)。

  2018屆高職高專畢業生“受雇工作”的比例為82.0%,較2014屆下降1.5個百分點;“自主創業”的比例(3.6%)較2014屆(3.8%)略有下降;“讀本科”的比例(6.3%)連續五屆上升,較2014屆增長2.1個百分點(圖3)。

  由于深造的分流,畢業生待就業壓力沒有明顯增加。2018屆本科畢業生待就業比例為4.2%,較2014屆(4.5%)略有下降;2018屆高職高專畢業生待就業比例為7.5%,較2014屆(8.1%)低0.6個百分點(圖2、圖3)。

\

  圖2 2018屆本科畢業生去向分布

  數據來源:麥可思-中國2014~2018屆大學畢業生培養質量跟蹤評價。

\

  圖3 2018屆高職高專畢業生去向分布

  數據來源:麥可思-中國2014~2018屆大學畢業生培養質量跟蹤評價。

  各專業就業情況

  就業率最高和最低的專業

  2018屆本科畢業生就業率最高的學科門類是工學(93.1%),其次是管理學(92.7%);最低的是法學(85.1%)(表1)。2018屆本科畢業生就業率最高的專業類是電氣類(95.5%)。2018屆本科畢業生就業率排前三位的專業是軟件工程(96.8%)、能源與動力工程(96.8%)、工程管理(95.8%)。

  2018屆高職高專畢業生就業率最高的專業大類是生化與藥品大類(93.7%),其次是公共事業大類、材料與能源大類(均為93.3%)(表2)。2018屆高職高專畢業生就業率最高的專業類是食品藥品管理類(94.5%)。2018屆高職高專畢業生就業率排前三位的專業是高壓輸配電線路施工運行與維護(97.1%)、電氣化鐵道技術(95.9%)、電力系統自動化技術(95.5%)。

  從三屆的就業率變化趨勢可以看出,本科學科門類中的藝術學、經濟學、理學畢業生就業率下降較多。高職高專專業大類中的資源開發與測繪大類、醫藥衛生大類、土建大類畢業生就業率上升較多。

  表1 2016~2018屆本科各學科門類畢業生就業率*

  單位:%

\

  *哲學學科門類因為樣本較少,沒有包括在內。

  數據來源:麥可思-中國2016~2018屆大學畢業生培養質量跟蹤評價。

  表2 2016~2018屆高職高專各專業大類畢業生就業率* 

\

\

*法律、公安專業大類因為樣本較少,沒有包括在內。

  數據來源:麥可思-中國2016~2018屆大學畢業生培養質量跟蹤評價。

  2019年度紅牌專業和綠牌專業

  2019年本科就業綠牌專業包括:信息安全、軟件工程、網絡工程、物聯網工程、數字媒體技術、通信工程、數字媒體藝術。其中,信息安全、軟件工程、網絡工程、通信工程、數字媒體藝術連續三屆綠牌(表3)。

  2019年高職高專就業綠牌專業包括:電氣化鐵道技術、社會體育、軟件技術、電力系統自動化技術、發電廠及電力系統、道路橋梁工程技術。其中,電氣化鐵道技術、軟件技術、電力系統自動化技術連續三屆綠牌(表3)。

  綠牌專業指的是失業量較小,就業率、薪資和就業滿意度綜合較高的專業,為需求增長型專業。行業需求增長是造就綠牌專業的主要因素。

  表3 2019年本科、高職高專“綠牌”專業

\

\  數據來源:麥可思-中國2016~2018屆大學畢業生培養質量跟蹤評價。

  2019年本科就業紅牌專業包括:繪畫、歷史學、應用心理學、音樂表演、化學、法學。其中,歷史學、音樂表演、法學連續三屆紅牌(表4)。

  2019年高職高專就業紅牌專業包括:語文教育、英語教育、法律事務、漢語、初等教育。其中,語文教育、法律事務、初等教育連續三屆紅牌(表4)。

  紅牌專業指的是失業量較大,就業率、薪資和就業滿意度綜合較低的專業。紅綠牌專業反映的是全國總體情況,各省區、各高校情況可能會有差別。這與相關專業畢業生供需矛盾有關。

  表4 2019年本科、高職高專“紅牌”專業  

\

\

  注:黃牌專業是指除紅牌專業外,失業量較大,就業率、月收入和就業滿意度綜合較低的專業。

  數據來源:麥可思-中國2016~2018屆大學畢業生培養質量跟蹤評價。

  三、就業的主要行業、職業、雇主、地區變化

  民生行業成就業增長點,傳統制造業就業比例下降

  2018屆本科畢業生就業比例增長最多的行業是“中小學及教輔機構”(就業比例:12.7%),較2014屆(就業比例:8.6%)增長4.1個百分點。其中,在“民辦中小學及教輔機構”“公辦中小學”就業的2018屆本科畢業生比例分別為6.6%、6.1%,較2014屆分別增長了2.4個、1.7個百分點。就業比例增長較多的其他行業是“信息傳輸、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較2014屆增長2個百分點)、“醫療和社會護理服務業”(較2014屆增長1.4個百分點)(表5)。

  2018屆高職高專畢業生就業比例增長最多是行業是“學前、小學及教輔機構”(就業比例:6.6%),較2014屆(就業比例:3.5%)增長3.1個百分點。其中,在“民辦學前、小學及教輔機構”“公辦學前、小學教育機構” 就業的2018屆高職高專畢業生比例分別為4.6%、2.0%,較2014屆分別增長了2.1個、1個百分點。就業比例增長較多的其他行業是“信息傳輸、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專業設計與咨詢服務業(如財稅)”(較2014屆均增長1.2個百分點)(表6)。

  2018屆大學畢業生就業比例下降較多的行業是“機械設備制造業”(本科就業比例:2.4%,高職高專就業比例:2.9%),較2014屆分別下降1.9個、1.6個百分點,以及“交通運輸設備制造業”(本科、高職高專較2014屆分別下降1.5個、1.9個百分點)、“電子電氣設備制造業”(本科、高職高專較2014屆分別下降1.5個、1個百分點)(表5、表6)。

  概括來說,與民生相關的教育和醫療服務成為本專科畢業生就業增長點,傳統制造業招聘比例下降。

  表5 2014~2018屆本科畢業生就業比例上升、下降最多的前三位行業

\

    數據來源:麥可思-中國2014~2018屆大學畢業生培養質量跟蹤評價。

  表6 2014~2018屆高職高專畢業生就業比例上升、下降最多的前三位行業

  單位:%

\

數據來源:麥可思-中國2014~2018屆大學畢業生培養質量跟蹤評價。

  教育、媒體、互聯網相關職業社會需求明顯較多,機械、銷售相關職業社會需求明顯減少

  2018屆本科畢業生從事最多的職業類是“中小學教育”,就業比例為19.3%,其后是“財務/審計/稅務/統計”(15.9%)、“行政/后勤”(14.3%)。2018屆高職高專畢業生從事最多的職業類是“銷售”,就業比例為8.9%,其后是“財務/審計/稅務/統計”(8.1%)、“建筑工程”(7.9%)、“行政/后勤”(7.6%)。

  2014~2018屆本科畢業生就業比例增長較多的前三位職業類分別為“中小學教育”“互聯網開發及應用”“媒體/出版”,近五屆就業比例依次上升了3.2、2.0、1.9個百分點(表7);2014~2018屆高職高專畢業生就業比例增長較多的前三位職業類分別為“媒體/出版”“幼兒與學前教育”“互聯網開發及應用”,近五屆就業比例依次上升了1.6、1.3、1.2個百分點(表8)。

  2014~2018屆本科畢業生就業比例下降較多的前三位職業類分別為“銷售”“建筑工程”“機械/儀器儀表”,近五屆就業比例依次下降了2.9、1.7、1.6個百分點(表7);2018屆高職高專畢業生就業比例下降較多的前三位職業類分別為“財務/審計/稅務/統計”“銷售”“機械/儀器儀表”,近五屆就業比例依次下降了2.7、2.1、1.8個百分點(表8)。

  表7 2014~2018屆本科畢業生就業比例上升、下降最多的前三位職業類

  單位:%

\

數據來源:麥可思-中國2014~2018屆大學畢業生培養質量跟蹤評價。

  表8 2014~2018屆高職高專畢業生就業比例上升、下降最多的前三位職業類

  單位:%  \

數據來源:麥可思-中國2014~2018屆大學畢業生培養質量跟蹤評價。

  民企、地級城市及以下地區等依然是主要就業去向

  2014~2018屆本科畢業生在民營企業就業的比例從50%上升到54%,與此同時,在國有企業就業的比例從23%下降到19%,在中外合資/外資/獨資企業就業的比例從11%下降到7%(圖4);2014~2018屆高職高專畢業生在民營企業就業的比例從65%上升到68%,而在國有企業就業的比例從18%下降到15%,在中外合資/外資/獨資企業就業的比例從9%下降到6%(圖5)。

\

  圖4 2014~2018屆本科畢業生在“民營企業/個體”“國有企業”

  “中外合資/外資/獨資”企業就業的比例變化趨勢

  數據來源:麥可思-中國2014~2018屆大學畢業生培養質量跟蹤評價。

\

  圖5 2014~2018屆高職高專畢業生在“民營企業/個體”“國有企業”

  “中外合資/外資/獨資”企業就業的比例變化趨勢

  數據來源:麥可思-中國2014~2018屆大學畢業生培養質量跟蹤評價。

  2018屆本科畢業生就業于直轄市的比例(17%)較2017屆(19%)略有下降,就業于副省級城市的比例(30%)較2017屆(27%)有所上升(圖6)。2018屆高職高專畢業生就業于直轄市的比例為11%,就業于副省級城市的比例為28%(圖7)。較大比例的畢業生選擇在地級城市及以下地區就業(本科:53%,高職高專:61%)(圖6、圖7)。

\

  圖6 2014~2018屆本科畢業生就業城市類型分布變化

  數據來源:麥可思-中國2014~2018屆大學畢業生培養質量跟蹤評價。

\

  圖7 2014~2018屆高職高專畢業生就業城市類型分布變化

  數據來源:麥可思-中國2014~2018屆大學畢業生培養質量跟蹤評價。

  “北上廣深”就業比例持續下降,“新一線”城市吸引力不斷增強

  近年來本科畢業生在“北上廣深”就業的比例從2014屆的25%下降到了2018屆的21%,而在“新一線”城市就業的比例從2014屆的22%上升到了2018屆的26%。另外,剛畢業時在“北上廣深”就業的畢業生中,三年內離開的比例明顯上升,從2011屆的18%上升到了2015屆的24%。

  在“新一線”城市就業的應屆本科畢業生中,外省籍畢業生占比從2014屆的27.9%上升到了2018屆的37.3%。在主要的“新一線”城市中,在杭州就業的本科畢業生中外省籍占比(60%)最高,其次為天津(58%),均超過一線城市中的廣州(45%)(表9)。

  表9 在各城市就業的2016~2018屆本科畢業生中外省人占比

\

注:1.這里統計的“新一線”城市選取了2019年“新一線”城市中就業數量最大的前10個城市,即成都、重慶、杭州、南京、寧波、蘇州、天津、武漢、西安、鄭州。

  2.外省大學生指家鄉所在省份與就業城市所在省份不同的大學畢業生。

  數據來源:麥可思-中國2016~2018屆大學畢業生培養質量跟蹤評價。

  大學畢業生就業質量

  就業滿意度持續上升;收入低、發展空間不夠是不滿意主因

  近五年應屆畢業生就業滿意度持續上升。2018屆大學畢業生的就業滿意度為67%,其中,本科、高職高專畢業生的就業滿意度分別為68%、65%(圖8)。

\圖8 2014~2018屆大學畢業生的就業滿意度

  數據來源:麥可思-中國2014~2018屆大學畢業生培養質量跟蹤評價。

  2018屆大學畢業生對就業現狀不滿意的主要原因是“收入低”(本科:65%,高職高專:67%)、“發展空間不夠”(本科:53%,高職高專:53%)。

  2015屆大學生畢業三年后的就業滿意度為68%,比2014屆(66%)高2個百分點;其中,本科畢業生的就業滿意度為69%,高職高專畢業生的就業滿意度為66%。

  2015屆本科生畢業三年后就業滿意度最高的學科門類是教育學(73%),就業滿意度最低的學科門類是工學(67%)。在2015屆高職高專專業大類中,高職高專生畢業三年后就業滿意度最高的專業大類是文化教育大類(73%),就業滿意度最低的專業大類是資源開發與測繪大類(59%)。

  2015屆本科生畢業三年后就業滿意度最高的行業類是教育業(75%),就業滿意度最低的行業類是采礦業(53%)。2015屆高職高專生畢業三年后就業滿意度最高的行業類是教育業(72%),就業滿意度最低的行業類是采礦業(51%)。

  2015屆本科生畢業三年后就業滿意度最高的職業類是經營管理(79%),就業滿意度最低的職業類是礦山/石油(52%)。2015屆高職高專生畢業三年后就業滿意度最高的職業類是經營管理、中小學教育、幼兒與學前教育(均為75%),就業滿意度最低的職業類是礦山/石油(50%)。

  2015屆本科生畢業三年后就業滿意度最高的用人單位類型是“政府機構/科研或其他事業單位”(76%),就業滿意度最低的用人單位類型是“國有企業”“民營企業/個體”(均為67%)。2015屆高職高專生畢業三年后就業滿意度最高的用人單位類型是“政府機構/科研或其他事業單位”(72%),就業滿意度最低的用人單位類型是“民營企業/個體”(64%)。

  從不同城市來看,2018屆本科畢業生在一線城市的就業滿意度(71%)略高于“新一線”城市(68%),但從近三屆數據來看,差值在縮小。北京是“北上廣深”中本科生就業滿意度最高的城市;“新一線”城市中,在杭州、寧波、天津就業的畢業生滿意度較高,不輸于一線城市(表10)。

  表10 2017屆、2018屆本科畢業生在各主要城市就業的滿意度情況

\

   數據來源:麥可思-中國2017屆、2018屆大學畢業生培養質量跟蹤評價。

  就業滿意度是由就業的畢業生對自己目前的就業現狀進行主觀判斷,可能會受到薪資待遇、行業發展、職業發展空間、工作環境、工作壓力等多方面因素影響,也與畢業生自身經歷和感受密切相關。

  2018屆大學畢業生月入4624元,應屆畢業生薪資持續增長

  2018屆大學畢業生的月收入(4624元)比2017屆(4317元)增長了307元,比2016屆(3988元)增長了636元。其中,2018屆本科畢業生的月收入(5135元)比2017屆(4774元)增長了361元,比2016屆(4376元)增長了759元;2018屆高職高專畢業生的月收入(4112元)比2017屆(3860元)增長了252元,比2016屆(3599元)增長了513元(圖9)。

  從近三屆的趨勢可以看出,應屆大學畢業生月收入呈現上升趨勢。2018屆大學畢業生月收入高于城鎮居民2018年月均可支配收入(3271元)。

\

  圖9 2016~2018屆大學畢業生的月收入變化趨勢

  數據來源:麥可思-中國2016~2018屆大學畢業生培養質量跟蹤評價。

  2015屆大學生畢業三年后平均月收入為6723元(本科:7441元,高職高專:6005元),半年后的月收入為3726元(本科:4042元,高職高專:3409元),三年來月收入增長了2997元,漲幅為80%。其中,本科增長了3399元,漲幅為84%;高職高專增長了2596元,漲幅為76%(圖10)。

\

  圖10 2015屆大學生畢業三年后的月收入(與2015屆半年后對比)

  數據來源:麥可思-中國2015屆大學畢業生三年后職業發展跟蹤評價,2015屆大學畢業生半年后培養質量跟蹤評價。

  2018屆畢業后在一線城市就業的本科生月收入為6525元,高于在“新一線”城市就業的本科畢業生月收入(5117元)1408元;2018屆畢業后在一線城市就業的高職高專生月收入為5121元,高于在“新一線”城市就業的高職高專畢業生月收入(4221元)900元。

\

  圖11 2018屆大學畢業生在一線、“新一線”城市就業的月收入

  數據來源:麥可思-中國2018屆大學畢業生培養質量跟蹤評價。

  從事IT類職業的本科畢業生月收入較高

  2018屆本科畢業生月收入最高的學科門類是工學(5485元),最低的是歷史學(4348元)。2018屆高職高專畢業生月收入最高的專業大類是交通運輸大類(4691元),最低的是文化教育大類(3621元)。

  在本科主要專業中,2018屆畢業生月收入較高的是信息安全(6972元)、軟件工程(6733元)、網絡工程(6597元)。在高職高專主要專業中,2018屆畢業生月收入較高的是空中乘務(5503元)、鐵道工程技術(5186元)、軟件技術(4995元)(表11)。

  表11 2018屆大學畢業生月收入排前10位的主要專業

  單位:元

\

  數據來源:麥可思-中國2018屆大學畢業生培養質量跟蹤評價。

  在本科學科門類中,2015屆畢業生三年后月收入最高的是工學,為8169元,高出該學科門類半年后月收入(4313元)3856元,漲幅為89%;三年后月收入最低的是教育學(6093元),高出該學科門類半年后月收入(3698元)2395元,漲幅為65%。在高職高專專業大類中,2015屆畢業生三年后月收入最高的是電子信息大類,為6901元,高出該專業大類半年后月收入(3673元)3228元,漲幅為88%;三年后月收入最低的是文化教育大類(5160元),高出該專業大類半年后月收入(3227元)1933元,漲幅為60%。

  2015屆本科生畢業三年后在“信息傳輸、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就業的月收入最高,為9855元,高出半年后在該行業類就業的畢業生月收入(4953元)4902元,漲幅比例為99%。2015屆高職高專生畢業三年后在“信息傳輸、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就業的月收入最高,為7610元,高出半年后在該行業類就業的畢業生月收入(3830元)3780元,漲幅比例為99%。

  2015屆本科生畢業三年后從事“互聯網開發及應用”職業類的月收入最高,為10470元,高出半年后從事該職業類的本科畢業生月收入(5017元)5453元,漲幅比例為109%。2015屆高職高專生畢業三年后從事“經營管理”職業類的月收入最高,為8064元,高出半年后從事該職業類的高職高專畢業生月收入(4148元)3916元,漲幅比例為94%。

  工作與專業相關度近五年維持穩定;醫學類專業相關度最高

  2018屆大學畢業生的工作與專業相關度為66%,近五年維持穩定。其中,本科和高職高專院校2018屆畢業生的工作與專業相關度分別為71%、62%(圖12)。

\

  圖12 2014~2018屆大學畢業生的工作與專業相關度變化趨勢

  數據來源:麥可思-中國2014~2018屆大學畢業生培養質量跟蹤評價。

  在本科學科門類中,2018屆畢業生從事的工作與專業相關度最高的是醫學(93%),其次是教育學(84%);最低的是農學(57%)。在高職高專專業大類中,2018屆畢業生從事的工作與專業相關度最高的是醫藥衛生大類(90%),其次是土建大類(71%);最低的是旅游大類、輕紡食品大類(均為51%)。

  2018屆大學畢業生選擇與專業無關工作的主要原因是“專業工作不符合自己的職業期待”(本科:38%,高職高專:32%),其次是“迫于現實先就業再擇業”(本科:21%,高職高專:26%)。

  2015屆大學生畢業三年后的工作與專業相關度為61%,比2015屆半年后(66%)低5個百分點,與2014屆三年后(61%)持平。其中,2015屆本科生畢業三年后的工作與專業相關度為65%,比半年后(69%)低4個百分點;2015屆高職高專生畢業三年后的工作與專業相關度為56%,比半年后(62%)低6個百分點。

  應屆畢業生離職率基本穩定;藝術相關專業離職率最高

  2018屆大學畢業生半年內的離職率為33%,近五年畢業生離職率穩定。其中,2018屆本科和高職高專畢業生畢業半年內的離職率分別為23%、42%(圖13)。

\        圖13 2014~2018屆大學畢業生離職率變化趨勢

  數據來源:麥可思-中國2014~2018屆大學畢業生培養質量跟蹤評價。

  在本科學科門類中,2018屆醫學畢業生半年內的離職率最低(13%),藝術學畢業生半年內的離職率最高(31%)。在高職高專專業大類中,2018屆醫藥衛生大類畢業生半年內的離職率最低(21%),藝術設計傳媒大類畢業生半年內的離職率最高(53%)。

  在本科主要專業中,表演(41%)、戲劇影視文學(40%)、動畫(38%)等專業的2018屆畢業生離職率較高。在高職高專主要專業中,室內設計技術(61%)、金融與證券(58%)、圖形圖像制作(58%)、營銷與策劃(58%)的2018屆畢業生離職率較高。離職率較高的專業多為傳媒、藝術、營銷相關專業(表12)。

  表12 2018屆大學生畢業半年內離職率最高的十個專業

   單位:%

\

  數據來源:麥可思-中國2018屆大學畢業生培養質量跟蹤評價。

  2018屆大學畢業生中,98%的本科生和99%的高職高專生發生過主動離職,主動離職的主要原因是“個人發展空間不夠”(本科:46%,高職高專:44%)、“薪資福利偏低”(本科:43%,高職高專:48%)。

  2015屆大學畢業生畢業三年內平均為2.2個雇主工作過,與2014屆三年內(2.2個)持平。其中本科畢業生的平均雇主數為2.0個,低于高職高專畢業生的平均雇主數(2.4個)(圖14)。

\

  圖14 2015屆大學生畢業三年內的平均雇主數(與2014屆三年內對比)

  數據來源:麥可思-中國2014屆、2015屆大學畢業生三年后職業發展跟蹤評價。

  有39%的本科畢業生三年內僅為1個雇主工作過,33%有2個雇主,7%有4個及以上雇主。有24%的高職高專畢業生三年內僅為1個雇主工作過,32%有2個雇主,16%有4個及以上雇主。

  2015屆本科設計學類畢業生三年內的平均雇主數最多(2.5個),護理學類、臨床醫學類畢業生三年內的平均雇主數最少(均為1.3個)。2015屆高職高專建筑設計類、藝術設計類畢業生三年內的平均雇主數最多(均為2.8個),護理類畢業生三年內的平均雇主數最少(1.8個)。

  四成2015屆大學生畢業三年內轉換職業

  有40%的2015屆大學生畢業三年內轉換了職業(本科:31%,高職高專:49%),與2014屆三年內該指標(40%)持平。

  在本科各學科門類中,2015屆藝術學畢業生三年內的職業轉換率最高(40%),醫學畢業生三年內的職業轉換率最低(12%)。在高職高專各專業大類中,2015屆旅游大類畢業生三年內的職業轉換率最高(63%),醫藥衛生大類畢業生三年內的職業轉換率最低(28%)。

  超四成2015屆大學生畢業三年內轉換行業

  有43%的2015屆大學生在畢業三年內轉換了行業(本科:35%,高職高專:50%),與2014屆三年內該指標(43%)持平。

  在本科各學科門類中,2015屆藝術學、管理學畢業生三年內的行業轉換率最高(均為42%),其次是文學(41%);醫學畢業生三年內的行業轉換率最低(15%)。在高職高專各專業大類中,2015屆藝術設計傳媒大類、旅游大類畢業生三年內的行業轉換率最高(均為61%),醫藥衛生大類畢業生三年內的行業轉換率最低(27%)。

  五、大學畢業生自主創業情況

  畢業三年后有6.2%大學生在自主創業創業存活率下降

  2018屆大學畢業生自主創業比例為2.7%,較2014屆(2.9%)略有下降。其中,高職高專畢業生自主創業的比例(3.6%)高于本科畢業生(1.8%)。

  有6.2%的2015屆大學畢業生三年內自主創業(本科:3.9%,高職高專:8.4%)。

  2015屆畢業即自主創業的大學畢業生中,三年后有44.8%的人仍堅持自主創業(即存活率為44.8%),比2014屆(46.2%)低1.4個百分點。

  2015屆本科畢業生三年內自主創業主要集中在教育業(19.8%)。2015屆高職高專畢業生三年內自主創業主要集中在零售業(14.8%)。

  大學畢業生自主創業人群月收入優勢明顯

  2015屆本科畢業生半年后自主創業人群的月收入為5131元,三年后為11882元,漲幅為132%,明顯高于2015屆本科畢業生平均水平(半年后為4042元,三年后為7441元,漲幅為84%)。2015屆高職高專畢業生半年后自主創業人群的月收入為4601元,三年后為9726元,漲幅為111%,明顯高于2015屆高職高專畢業生平均水平(半年后為3409元,三年后為6005元,漲幅為76%)。

  六、讀研與專升本

  本科畢業生國內讀研比例與上屆基本持平;主要動機是就業和職業發展需要

  2018屆本科畢業生國內讀研的比例為14.7%。其中,“雙一流”院校2018屆畢業生國內讀研的比例為29.4%,非“雙一流”本科院校2018屆畢業生國內讀研的比例為11.7%(圖15)。

\

  圖15 2016~2018屆本科畢業生國內讀研的比例變化趨勢

  數據來源:麥可思-中國2016~2018屆大學畢業生培養質量跟蹤評價。

  在2018屆讀研的本科畢業生中,有27%轉換了專業,與2017屆(27%)持平。其中,“雙一流”院校為23%,非“雙一流”本科院校為28%。

  在本科學科門類中,2018屆畢業生讀研比例最高的是醫學(26.3%),最低的是藝術學(6.2%);讀研轉換專業比例最低的是醫學(12%),最高的是管理學(44%)。

  2018屆本科畢業生讀研的主要動機是就業前景好(53%)和職業發展需要(49%)。讀研人群選擇研究生院校時最關注的因素是所學專業的聲譽(38%)和學校的牌子(25%)。

  有6.3%的2018屆高職高專畢業生畢業后選擇了讀本科,讀本科比例最高的專業大類是文化教育大類(8.6%),最低的專業大類是資源開發與測繪大類(3.2%)。

  2018屆高職高專畢業生選擇讀本科的主要原因是“想去更好的大學”(33%)、“職業發展需要”(25%)和“就業前景好”(24%)。

Tags: 麥可思

相關文章

 
安徽快3万能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