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淀黃莊,往回說,可以追溯到明朝,這兒曾是皇室成員的莊園。時過境遷,風云變幻,如今的教育從業者再來看這塊“風水寶地”,總有股說不出的愛恨交加。

【畫像】有一個地方,只有我們知道

2016-08-17 07:17:49發布     來源:多知網     作者:馮瑋  

  海淀黃莊,往回說,可以追溯到明朝,這兒曾是皇室成員的莊園。時過境遷,風云變幻,如今的教育從業者再來看這塊“風水寶地”,總有股說不出的愛恨交加。

  在這兒,昨天還在招兵買馬沒準今天就人去樓空;在這兒,再醒目的廣告也一定能在拐角處發現另一塊兒更吸睛的展板;在這兒,每一秒所發生的,都在改變教育產業的下一刻。

  打開地圖,搜索“海淀黃莊 教育”,除了人大附中、北大附中等公立校,僅培訓機構就將近30個定位,而輸入“海淀黃莊 英語”,出現的還會更多。

  

  曾經有個段子,說北京地鐵哪兒哪兒都擠,可那些每天都要坐到海淀黃莊的,這輩子一定是“五行缺虐”!雖然如此,但大多數培訓人忙碌的一天,剛好就從邁出海淀黃莊地鐵的那一步,正式敲響。

  

  海淀黃莊作為培訓行業的“命門”,其地鐵站的宣傳位更是商家必爭之地,不過急匆匆忙著上班打卡的人們可顧不上這些,即便面對的是新東方長達60米的廣告。

  

  去年的現在,新東方首次甩出60米3D版廣告,據說從廣告策劃到執行只用了兩個月,這個優化地面營銷的大招一出手便吸足眼球。

  前陣子廣告內容是類超級瑪麗的闖關游戲,從泡泡少兒、優能中學、英語學習、大學考試、留學考試、國際游學六個板塊,傳達隨著年齡增長所要面對的考試需求。

  

  進入八月,新東方又結合奧運熱點,將跨欄、羽毛球等競技項目與古文相搭配,設計出了新的廣告界面。

  

  

  寸土寸金的地段加上狼多肉少的競爭,“名門望戶”自然敢一擲千金,任性地拿下要地;與財大氣粗的業界巨擘相對,另外9家中小機構則只能在甬道中勉強占有一席之地,“組團”和對面的老大PK。

  

  走出地鐵站,十字路口指引著人們沿各自方向前行,這個東南西北任君選擇的交口,似乎也映襯著它所發生著的,有關培訓行業與培訓人的碰撞、機遇、成長。

  

  一較高低:這是上癮又過癮的事情

  5月中旬,從新東方走出來自立門戶的韋曉亮,將智課網的戶外廣告立在新東方總部前的中關村步行街,上面赫然印制著多位前新東方名師。多少有點兒嗆聲的意味。

  

  當然,故意來“上眼藥”的機構對壘畢竟是少數,絕大多數還是以相對溫和的方式,暗暗較勁。

  一面墻被五家教育機構“刷屏”,附近寫字樓的宣傳海報也全和教育有關:在這里,似乎教育之外的宣傳廣告,都變得有些“非主流”。

  

  華爾街和啄木鳥緊緊相依,從透明的玻璃窗向內看,老師和學員并不多。路過華爾街時,一位老師正在和家長說“建議先讓孩子做一個英語水平測試……

  

  搶占先機:流淌著教育DNA的海淀黃莊,提供著“借船出海、借梯登高”的養料

  在這樣環境下,培訓機構們也都選擇著最有利的地形。高樓林立間,威久留學的廣告一舉拿下制高點。

  

  環球雅思更是獨占新中關要道,將廣告打到了“家門口”。

  

  

  有人選擇“門面擔當”,也有人看準“交通要道”。新航道選擇了公交車站牌和一些站崗亭。

  

  

  同戶外的宣傳相比,戶內的宣傳則來的更直接:透明的玻璃窗戶,星空琴行用彈鋼琴的人為你構思下一個理查德克萊德曼。

  

  當然,成體系的機構有運營策略,干小本生意的,也有自己的營生之道。

  新東方總部外的樹蔭下,有個倒賣課程的小販。他只賣新東方和環球雅思的課程,攀談幾句,雅思托福說得頭頭是道,想想也是,在黃莊這個大染缸里待久了,任誰都能蹦出幾個專業詞匯了。

  

  同樣是人力宣傳,“幫忙填一個單子”“幫我上樓聽幾分鐘”成為地推在一天中說的最多的話。

  

  一位地推介紹,機構要求每人每天至少注冊20個名額,至少能將3人推薦到培訓機構進行咨詢了解,雖然工作人員一整天都在外面,但辛勞、苦勞、疲勞后,大多數換來的只是徒勞。

  這個拒絕的手勢,是地推收到的最多的回應。“很難,拒絕的多,有的人看我們拿著書過去,遠遠就走開了。”

  

  記者在另一家機構翻看地推的登記簿,發現即便是成功留下了基本信息,當電話回訪時,有效回復仍如鳳毛麟角,少得可憐。

  

  野蠻生長:無論學生還是老師,努力是成長的必選題

  課間休息,在培訓機構讀書的孩子們會在附近便利店買鞋零食,一邊聊著晚上要追的劇,一邊排隊加熱三明治。

  大多數學生在假期至少會報2-3個培訓班,“說不上喜歡也沒有不喜歡,同學都報了,我也報了。”

  

  有個中學生來參加啟德北美文化培訓,采訪時是最后的幾天,“我想出國,國外更自由,到了那兒我可不上培訓班了。”姑娘笑著和同學走了,不知道這是笑話,還是心里話。

  

  學生餓了還可以去便利店,但假期作為培訓從業者最忙的時刻,他們的吃飯時間,往往就變得沒那么規律了。

  在新東方總部,剛剛開完會的一個團隊直接在小天臺吃起了外賣。

  

  據外賣員說,和其他一些辦公樓中午晚上比較集中相比,這邊的一些培訓機構比較亂,很多時間段都有,也證明了一些老師是課間抽空吃點東西。

  

  新東方對面的咖啡館里,“留學”“創業”“培訓”這樣的聲音偶爾會從周圍的某一桌傳來,你并不知道旁邊的人是哪個機構的什么人,也猜不透他們盤算、謀劃著什么。

  喝咖啡的間歇,或許會有人看著窗外,暗暗想著“成為下一個新東方”。

  

  三伏天,北方的雨來得有些莫名其妙,一陣大雨過后,咖啡館對面的新東方已經燈火通明。

  

  或許在中國,很難再有這樣一片將培訓行業演繹出勃勃生機的地方,也正因如此,這里上演的一幕幕才會自成傳奇。

  

  夜晚剛剛開始,馬路依舊擁擠,地鐵也還是沒有位子。

  在這個地方忙碌了一天的人們漸漸散去,屬于海淀黃莊的太陽,明天照常升起。(多知網 馮瑋)

安徽快3万能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