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向東:跟誰學做的最對的事就是專注K12在線大班課

2019-06-16 23:28:09發布   來源:多知網   作者:孫穎瑩   0條評論

  多知網6月16日消息,在跟誰學紐交所上市暨跟誰學5周年晚宴上,跟誰學創始人陳向東表示,跟誰學做對了三件事,其一是專注于K12 市場;其二是聚焦雙師大班直播課的模式;其三是多元化的團隊組成。

  “我們認為專注聚焦的做一件事就能夠比做兩件事的人做得更好;我們堅定的認為不同多元的團隊可以組成新的DNA,而最終能夠使我們與他人有所不同。”陳向東提到。

  陳向東表示,如果要定義跟誰學,跟誰學就是在線直播大班課的商業模式。這種模式效率更高,質量更好,而最終就帶來了更好的效果。

  據陳向東透露,這場聚焦最早可以追溯到2014年。

  “最初我們公司在不到半年的時候,我們大概有100個的產品技術研發,我們在2014年7月份組建了視頻直播技術團隊,在2015年3月份跟誰學就有3000多人互動在線直播大班課,2016年跟誰學孵化了面向K12的在線直播大班課高途課堂,在2017年年初我們跟誰學好課運營團隊,他們進行小規模嘗試。我們在2017年時候我們把5個小團隊進行整合成一個團隊,叫做高途課堂。我們在2017年8月份的時候我們把跟誰學2B業務要么關掉,要么拆分,最后全部聚焦在了在線直播大班課。”

  陳向東談及盈利時表示,當跟誰學所有業務都聚焦在了在線直播大班課的時候,其在2017年的9月份,單月就盈利了,這就是為什么跟誰學在2018年的時候有利潤的,2019年的時候利潤還非常高。

  ??

  以下為陳向東現場演講(經多知梳理)

  各位朋友大家晚上好。特別開心,今天有這么多的好朋友一起能夠相聚,因為我們的相聚,我們定義了我們自己,因為如此多的好朋友一起相聚,我們不斷定義著跟誰學。而跟誰學也正是由于更多優秀人才不斷加入,不斷定義,而成一個不斷變得更加不一樣的跟誰學。

  今天聊一聊我們,其實在過去如果說跟誰學有任何的成功的話,或者說有任何小的成績的話,或者被別人定義為成就的話,我想所有的一切應該歸因于每一位支持關心,以及為跟誰學加油所有的朋友。

  在過往當中我們做了不少的產品,在某一個時間點我們把我們的產品完全聚焦,聚焦在了在線直播大班課。大家看到更多的產品的外化的名字,一個叫做跟誰學,第二個只專注于做K12的高途課堂;第三為培訓機構輸入管理經驗的成蹊商學院;第四是構建微信生態工具支持的微師,第五個金融培訓的金融學堂。但是我想表象上看是外掛的產品,但是它們內核是一樣的,就是我們大家經常聽到的在線直播大班課。

  我們在2019年第一個季度時候我們的收入和去年同比增長了474%,我們扣除利潤達到了4655萬元。很多投資人非常好奇,他說跟誰學一邊是快速的收入增長,居然增長了到了去年5.74倍,同時還有17%運營利潤率,運營利潤達到了4655萬,背后到底是什么樣的核心密碼,或者說到底是什么原因導致有近5.74倍的同比于去年的增長。并且同時未來如果繼續保持這樣的增長還能不能做得到。

  我想如果真正看跟誰學的時候,我想跟誰學是做對了三件事。

  第一跟誰學專注于做K12的市場,K12未來是一個萬億市場,而在萬億市場當中,未來在線會占到了50%,就是五千億市場,而未來大班課會占到60%,就是三千億的市場,如果未來十年之后,我們今天做抉擇的時候,我們愿意在三千億的水大魚大的市場里面all in我們所有資源,all in我們所有人才,all in我們所有精力,all in我們所有的智慧。正因為我們專注于聚焦于做K12,所以在一個如此大的市場里面,市場里面的平均增長可能是百分之一百多,而跟誰學做到了474%。

  第二我想我們真正在做直播大班課,是極其聚焦的商業模式,我們沒有做一對一,我們沒有做小班課,我們沒有做線下,跟誰學就是完全的直播,在線,大班課,我們極度的聚焦。

  第三,我們是一個和市場當中我們看到的團隊非常不一樣的一家公司,很多的在線教育公司的人都只出自于同一家公司,而在跟誰學核心團隊里面只有一個伙伴來自于新東方,而其他伙伴他們和我都不一樣,有來自阿里,銷售很厲害,有來自于百度,技術很厲害,有來自于咨詢公司,他們戰略分析能力非常厲害。我想正是因為非常多元的團隊,我們會形成不同的認知判斷,而到了某個點之后真正的演變就會構成新的DNA,我想如果是一個新的DNA來適應于新的物種,大概率上就可能會做的更好,這就是為什么大家來看跟誰學的時候覺得非常好奇,而跟誰學在我們全流程當中我們每個點上,應該都是做的不錯的。

  我們在座很多朋友特別關心在線教育,我們發現在線教育的鏈條相比于線下長的多。比如流量生產團隊,流量采購團隊,銷售團隊,主講老師團隊,輔導老師團隊,題庫團隊,內容研發團隊,視頻直播技術團隊,數據AI團隊,以及其他所謂中臺的支撐團隊。在如此多的鏈條當中,如果你能夠在每一個鏈條上的關鍵點上的人,都能找到行業里最優秀的人,你的每一個節點都比別人高3%,最終的結果是你能夠盈利,別人可能不能盈利。大概這就是我們的堅信,這就是我們的哲學。我們相信在一個水大魚大的市場里面,我們覺得有很大的機會,我們認為專注聚焦的做一件事就能夠比做兩件事的人做的更好,我們堅信不同多元化的團隊會組成新的DNA,而最終能夠讓我們與他人有所不同。

  我想我們在真正定義跟誰學的時候,跟誰學就是在線,直播,大班課的商業模式,我們認為它的效力更高,質量更好,而最終就帶來了更高的效率。

  我想今天借這個機會和朋友們分享一下我在創業當中我的幾個認知:

  第一個認知是勇氣是試金石,尤其對于被定義為成功的那群人來說。

\

  我們知道一個人越是被別人定義成功,越有可能會處于一種自我認知和他人認知不均衡的狀態,而當一個人只有在一個高點,不斷挑戰自我的時候,才可能會有真正的創造性的破壞性的創新機會。我是1999年的時候加入新東方,那個時候新東方100多人,我離開新東方的時候有3萬多人,當我在新東方學了那么多年,看到新東方在整個中國機會里面真正抓住的時候,其實到了某個點上內心就會非常緊張,非常恐懼,也非常擔憂,以至于有時候問自己,自己是否有勇氣敢于放棄所有的一切,是否有勇氣沒有任何依靠地走出自己的舒適區。跟誰學過去幾年創業非常不容易,我們真正經歷過困難時刻,我也真的經常性的半夜三點四點坐在床邊發呆,感覺那么多的伙伴們如此信任我,而我沒有真正做好。

  我們知道跟誰學被給予了市場的很多定義,比如跟誰學是第一家在美國上市的K12在線教育公司,跟誰學是第一家規模化盈利在線教育公司,跟誰學是在上市的時候團隊的股份達到了80%的一家教育科技公司,跟誰學是一家真正的在上市盈利并且取得了如此高增長的一家公司。當然,跟誰學也是只融A輪就在美國上市的一家公司。大家可能不知道的是跟誰學在A輪融資的時候,我們有100多位伙伴認購了 900萬美金,因此中國最大A輪當中有100多位是我們的小伙伴。

  第二個跟誰學的核心團隊不管以前拿的是兩百萬,三百萬,五百萬年薪,在跟誰學剛開始的一年都是拿一萬塊或者是兩萬塊的工資。還有的是跟誰學在最灰暗時刻的時候,一些競爭對手嘗試3倍工資到跟誰學挖人,結果我們核心團隊沒有一個被挖走,因為這里有共同的情感,有共同的回憶,共同的溫馨,共同的打拼,有更多服務學生各種各樣的心得體會。

  我想,當公司出現重大問題的時候,一定是一把手的問題;而如果公司有了成績一定是團隊的功勞。

  我在做跟誰學幾年里邊,我做的最多的是對自我的批判,我越發認識到如果公司出任何問題,99%都是因為一把手,你的氣度、心胸、格局、戰略眼光,尤其是商業的指引方面上。如果你的公司做的不錯的話,99.99%應該歸功于團隊,或者說100%歸功于我們團隊每個人。

  大家看到跟誰學的團隊在聚會的時候都會喊很多口號,我們特別響亮的口號是“將心注入,全力以赴”。我們在想如何能夠做一個更好的自己,如何能夠定義更好的自己,如何能夠成為更加豐盈的自己。當我們思考越多的時候我們越是在這方面進行思考。因此在跟誰學形成一個非常好玩的事兒,就是當一個團隊出了問題的時候,當一個團隊業績出了問題的時候,一般的團隊的一把手都會做自我批判,都會認為是他自己問題,因為一把手的團隊是你組建的。而一個員工如果剛開始你接觸的時候,他比較笨,確實是員工比較笨,如果這個員工你帶他一年兩年,他還是比較笨,肯定是一把手比較笨,一把手比較愚蠢。為什么你不訓練他?為什么你不給他更大的壓力?為什么你不能夠敦促他,讓他更好的成長呢?為什么你不迅速優化你的團隊,而讓你的團隊沖著更高的目標奮戰呢?

  第三,熵增要不得,但又有多少人能夠直面熵增,敢于對自己和組織進行無情的批判與自我批判。

  ?作為一個創業公司,很多東西都是未知的,未知的商業模式,未知的核心團隊,未知的這些協作,在所有的未知當中我們都知道大家可能會有不同觀點,特別是打了敗仗的時候大家有更多煩惱更多抱怨,這個時候抱怨就會成為熵增的一部分。

  二是當一家公司取得了不錯成績的時候每個人都會有小驕傲,小驕傲是對的,但是過分驕傲就成為災難,就成為熵增。那問題是怎么樣讓團隊每一個人能夠真正去掉熵增。

  三是對一個組織而言,一個組織當中,一個人他在確定的職位時間越長,越有可能形成慣性,周邊拍馬屁的人多了,周邊的人不斷跟他說好話的人多了,周邊提意見的人開始不斷變少了。我們如何能夠在組織之內不斷的弘揚一種批判與自我批判的文化。這是跟誰學在過去幾年里邊我們不斷在做的,也是今天我們在做的,也是未來我們會堅持不懈做下去的。

  第四,公司要能夠保持小的狀態的時候,保持狀態越小的時間越長越好的,公司小規模運營時不賺錢,大規模運營時也很難賺到錢。

  ?我嘗試來表達一下我的意見,如果一家公司能夠在小規模狀態下保持時間越長,也就意味著這家公司在正常的成長;如果一家公司在小的狀態下時間很短,在資本的助推之下迅速變大,在商業模式沒有驗證的時候迅速加資本推力,迅速做大,特別在做教育公司的時候,在小規模中沒盈利,而迅速通過資本杠桿來占領市場,我們認為到最后99.99%都會是災難,99.99%都會是虧損,99.99%導致都會是非常悲慘的結局。

  跟誰學在2015年初的時候我們拿到了很多錢,那個時候跟誰學迅速擴張,我們加了很多人,那個時候結局大家都想到了,我們就陷入了幾年的急劇痛苦當中。后來跟誰學沒有再融資,我們開始靜下心,我們真正用心把學生服務好,用心把家長服務好,用心把每一個老師招好,用心把每個輔導老師訓練好,用心對每個伙伴招聘好,用心把每個伙伴成長放入每天最重要的工作,突然有一天我們發現雖然跟誰學的規模還很小,但是我們盈利了,當我們盈利之后我們迅速總結經驗,迅速復制經驗,就到了爆發性的增長曲線上。

  各位媒體朋友,如果大家看到各種我的訪談的話,確實我過去兩年多沒有接受過外部訪談,但是在我有限面對媒體的講話當中,我是極度坦誠的,跟誰學的戰略,跟誰學的聚焦,跟誰學的打法,跟誰學的使命、愿景、價值觀,跟誰學的文化,跟誰學的組織能力打造,我是告訴了所有的人,只是很多人并不關心你講的背后整個思考,他們只關心數字,只關心的是跟誰學在行業當中沒有再融B輪、C輪、E輪。

  我在想,如果讓我給各位朋友分享一個我的最大的體會,我覺得我必須強調這句話,如果一個服務類的、教育類的公司在小規模的時候沒有驗證能夠盈利,拿到資本助推,最后給你的災難你需要把一層層的東西剝掉,那個時候會極其的痛苦。所以我們認為,如果公司小規模運營的時候不賺錢,大規模運營的時候賺錢是非常艱難的。

  第五,所有完美的動作永遠都是最不費力的動作,所有優秀的商業到最終都是用直覺確定的商業。

  ?我們今天來的很多創業者,你們回想一下有一天你找到了你公司成功的商業模式,是不是瞬間的直覺,是因為好多年你對這件事是有認知的,只不過是眾里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個商業就在燈火瀾處,最終你找到了。

  我是1999年的時候加入新東方,當時是新東方的GRE的大班老師,那個時候每個班大概是500人,600人。我2002年的時候去武漢學校當校長,那個時候一個人去的,帶了30萬,一年之后武漢新東方一年做1500多萬的利潤,那年利潤是新東方那一年利潤的1/4,再后來武漢新東方學校凈利潤率是47%。我們想想為什么能做到47%凈利潤率,為什么30萬帶著去的,一年之后1500多萬利潤,原因就是大班課。所以,今天我們做直播大班課,我們在內部做很多嘗試,我們在不斷實驗,一旦模式通了,我們就把公司所有資源全部all in進來,因為我們在這邊的直覺是在的。外面說跟誰學是O2O找老師的一個平臺,其實認真研究跟誰學的伙伴們會發現,跟誰學在最初組建的時候,我們組建公司是科技公司。為什么我最初找的合伙人都是百度的。

  最初我們公司在不到半年的時候,我們大概有100個的產品技術研發,我們在2014年7月份組建了視頻直播技術團隊,在2015年3月份跟誰學就有3000多人互動在線直播大班課,2016年跟誰學孵化了面向K12的在線直播大班課高途課堂,在2017年年初我們跟誰學好課運營團隊,他們進行小規模嘗試。我們在2017年時候我們把5個小團隊進行整合成一個團隊,叫做高途課堂。我們在2017年8月份的時候我們把跟誰學2B業務要么關掉,要么拆分,最后全部聚焦在了在線直播大班課。

  當跟誰學所有業務都聚焦在了在線直播大班課的時候,我們在2017年的9月份,單月就盈利了,這就是為什么我們在2018年的時候有利潤的,2019年的時候利潤還非常高。看我們的數據,我們一個季度收入增長474%,大家預測我們第二季度、第三季度、第四季度會怎樣的增長。

  大家都知道K12這個賽道,如果能夠把老師做極力的好,你能夠把服務做的極力的好,你能把體驗做的極力的好,你能把口碑做的極力的好,你能把效果做的極力的好,那么所有的續費、轉介紹就會把你的收入不斷的推向高度,這就是看跟誰學財務數據的時候,因為跟誰學曾經在很小的狀態下,有三年多的時光,三年多的痛苦,三年多的黑暗,三年多的小規模狀態下的嘗試,最終當我們想明白了之后,接下來就是如何快速招聘最優秀人才,如何快速訓練這些優秀人才,如何快速構建我們強大組織,而最終能夠用更好的服務、更好真正效果打贏這場戰爭。

  第六,如果線下沒有成功的案例,線上99.99%也會是失敗的。

  ?我特別相信天下沒有新鮮事,今天我們做的任何一件事肯定有人做過,我們今天做的任何一種嘗試肯定有人嘗試過。如果做教育的話,我堅信如果線下沒有成功的商業模式,線上的成功我認為也是不大可能的,只不過時間告訴你,你如何敗掉。線下沒有跑通,線上如何能夠跑通。因此當很多創業者都問我說,教育如何創業的時候,特別是如何進行線上創業的時候,我會問線下有成功案例嗎?線下如果沒有成功案例,你還是忘掉它吧。即使有可能會成功,其實不是你的菜。

  第七,當一個創始人把不斷的融資和不斷的發布會當作炫耀資本的時候,這家公司也就走近了災難。

  ?這句話是說給我自己的,我在創辦跟誰學的時候,一些行業大佬告訴我說,陳向東你的年齡也不小了,你面臨最大挑戰就是你年齡比較大,你應該選年輕人。我說應該選擇誰,他說選擇90后,朋友圈發大頭照,我說我也可以發。我們還有什么方法?大佬說,陳向東你要去演講,去開發布會,這是互聯網的戰爭。第一年的時候我們真正開了不少發布會,我們真正參加了很多活動,我也接受外部邀請。但是后來你們知道跟誰學的數字如此糟糕,后來知道跟誰學逆轉在2016年,那個時候我想明白了,那個時候我自己親自做業務,我謝絕了外部所有訪談,我謝絕了外部所有電視節目,我謝絕了外部所有活動,我并且要求公司不準開發布會。當我們真正靜下心來開始聚焦于做產品,聚焦于做服務,聚焦于做體驗,聚焦于招聘伙伴,聚焦于訓練我們合作伙伴,聚焦于提升我們組織能力的時候,公司才發生了變化。因此我在這里也是再次承諾,自這次我們周年慶之后,謝絕外部的所有訪談,謝絕外部所有活動,謝絕外部的所有發布會。

  我想我們都知道開發布會是外在的,而真正讓你能夠改變的是內在的,你自己早晨起不了床,你還天天讓別人起床,那不是庸人自擾嗎?你自己每天都不去真正控制自我,你總讓別人控制自我,你想組織怎么可以改變呢?我想一家組織本身要為社會做貢獻,但同時我也希望創業者一定要知道什么是最重要的,資本是來助力你的,資本給你信心的,資本背后給你很多建議的,但是真正走出黑暗時刻,真正訓練團隊,真正通過自我要靠內在,要靠因,要靠根本,要看真正你自我的覺醒。

  第八,從全球方面來看,線下的巨頭很少能夠成為線上的巨頭。

  ?我們看全世界,有沒有一家是線下的巨頭能夠成為線上的巨頭的,沒有發現過。所以很多投資人很好奇,Larry你的公司怎么打敗巨頭,我說第一我們從來沒有想過我們要打敗巨頭,我們只想做自己。

  第二,如果我們做的這個事是一件新的事,那么巨頭做的事就不一樣,因為不一樣的時候巨頭會學我們的,不是我們在學巨頭。

  第三,我們在過去兩三年我們每一天都告訴團隊說,不要去學習巨頭,可以研究巨頭,可以研究巨頭的失敗,但是不能學巨頭,因為巨頭很大了,巨頭就像30歲的人,他喝茅臺,我才是3歲的孩子,我們要喝茅臺就喝掛了。我們作為3歲的孩子,我們真正喝熱水,真正喝一些牛奶,真正喝一些經驗、雞湯,我們不能喝茅臺。當我們把這些東西弄清楚之后過去我們去研究對手,我們從來不學對手,這就是為什么行業巨頭他們的增長率是100%左右,我們增長略是474%,因為我們活出了我們自己,我們走出了我們自己的模型,我們沒有拷貝別人,我們研究一條創新之路。

  第九,把失敗純粹歸因于流量是一種強盜邏輯,請記住,做教育,教育質量才是根本之根本。

  很多人,每一個人都問我的問題是流量,很多在線公司做的不好,它說它的流量好像不行,甚至有人還說BAT也進行了在線教育。我說如果是流量思維,我認為永遠做不好教育,有人把流量當作流量,我們把流量背后那個人當作一個人的話,那個流量背后是信任,是100%,是關乎一個家庭的未來。

  如果把這個核心事情做成之后,我們應該在更多地方,假如是你把每一個流量讓它和你接觸每一分、每一秒都是最好的,最好銷售跟進,最好主講試聽課,最好的輔導老師的跟進服務訓練課,最好課后服務的跟進,最好教材,最好的內容,最好的題目推送,最好的分析,我想抓住這些根本才會使得你贏得別人。有人有100個流量,最后留了3個人,如果你是100個流量,你留了10個人,你就是別人3倍多的績效,別人花了3倍多的錢才能達到你的效果,最終你就贏了。我們往往把成功全部歸結于流量,是的,流量很重要,我們見過流量很牛的人,他們一段時間是勝出的,但到最終我們知道流量會越來越貴的,流量的購買每家每戶都是一樣的,而最后不一樣的是流量進來之后關鍵環節每一個人,每一個節點他們的用心,效力和效能。我覺得如果把這個問題做清楚就可以了。

  我們的續班率是同行業水平最高的,我們銷售人員工資比行業水平高40%到50%,我們輔導老師工資和薪酬比行業水平高30%到40%,我們人均創收比行業水平高30%到40%。我堅信只有當你的伙伴們,拿到的工資薪酬高于市場水平,你才會有高于市場水平的利潤率。我覺得你對員工好,你在成長,你公司才會好,公司才會成長,公司才有發展。

  如果我們總是找外因的時候,我想永遠就不會走出自己的內在因的探討和因的歸因。

  第十,小的成功靠的是努力,大的成功靠的運氣。

  ?跟誰學只不過是運氣好爆了而已,我們之所以如此的努力,是因為我們要配得上這一份千載難逢的大運氣。我不知道我們各位朋友如何理解運氣,我覺得我的運氣真的太好了。我是特別農村的孩子,小時候家里特別窮,但是我父親作為老三屆畢業生,他總希望我能夠上大學,我父親把我志愿改掉了我就上了師范,但是沒有想到我在師范遇到了我人生最大的運氣。我們師范老師,很多是中央講師團從北京派去的老師,因此我14歲的時候我的老師并不像高中老師一樣,而都是北京大學的老師,因此我在14歲時候我能夠仰望北京,我覺得這是我最好的運氣。我17歲的時候保送上大學被取消了,后來我教書,但是我運氣好爆的是,我那個初中校長后來成為了全縣最牛的校長。所以我在17歲的時候跟了一個最牛的校長,他非常敬業,他對人非常好。

  后來我到人大讀研究生,我遇到了我的導師,我在人大學會了很多東西,樂觀,真正專注,真正了解這個世界,愛這個世界,我覺得我的運氣好爆了。后來我到了新東方,當時新東方很多人都離開了,他們要么出國讀書,要么到國外工作,要么到國家部委工作,我們就傻傻留了下來,沒想到后來趕上了新東方在出國留學的爆炸性的增長曲線的。

  2014年的時候我離開,創業,我也非常幸運遇到了跟誰學的伙伴,真正的進到了在線教育這樣戰場。在2014年商業模式還不通,2014年在線教育還沒有任何一個人真正能夠發生收入,規模化的。但是沒有想到的是我們2014年做直播視頻團隊,我們2015年開始嘗試做大班直播課,我們2016年B2C,2017年時候聚焦。等到商業模式成功,我們是落后于半步的市場,在商業模式定位上,聚焦上,但是我們有落后半步的美妙。可以毫不夸張的講,跟誰學在過去兩年半的時間,我們戰略上沒有任何錯誤,并且過去兩年半的時間跟誰學打的底子,打的冰山下的部分,這認為遠遠超過于市場水平。這就為什么說,我們發現跟誰學的團隊會怎么創造在線教育公司的發展速度。

  我也想我們為什么會如此幸運,包括我們這次我們在美國上市的時候,2019年1月16日的時候我們決定做啟動會,6月6號就在美國紐交所上市了。如果除去假期我們用了88個工作日,就把一家公司做成一家美國上市公司。其實我覺得是很大的運氣,我們遇到了很多很好的人,他們真的是全力以赴。跟誰學上市的時候,Alain激動地跟我說,Larry,在上市這個時間點上,你們是在美國融資規模最大的一家公司,同時你們上市時候是市值最高的一家公司,同時你們迅速成為中國在美國市值第三的在線教育公司。如果這些東西真的是一個很好數據的話,真的值得慶賀的話,我想真正運氣來表示。我覺得我們肯定是運氣太好了,運氣好爆了,因此我對團隊說我們要真正努力,我們要配得上這份大運氣,要配得上這個千載難逢的大運氣。那么多的人如此在乎我們,那么多的人如此信賴我們,那么多的優秀合作伙伴,那么多的學生家長信任我們,甚至是對我們充滿相信眼神的時候,我覺得我們只能做一件事兒,那就是我們努力,來配得上這份運氣。

  我始終相信教育有五個永恒不變:

  第一最好的教育能夠減少學生的學習時間。

  第二最好的教育能夠降低學生的學習成本;

  第三最好的教育能夠提高學生的學習效率;

  第四最好的教育能夠提升學生的學習效果。

  第五最好的教育能夠美好學生的學習體驗。

  作為一家教育公司改變影響人,溫暖人,而能讓人改變,人的一輩子能夠做這些事情,我覺得怎么著都是值得。我想到今天在線教育的課單價是線下的1/3到1/2的時候,今天看到當一個線上優秀老師,能夠一個班教兩千個,三千個學生,十倍百倍于線下教育的時候,當我們看到我們公司目前有幾百來個產品技術研發人員,到今年年底會有1000位的互聯網產品技術和內容研發人員,當我們匯集全中國最優秀的內容研發、技術研發人員來做最好的內容、最好的課件、最好的互動、最好的效果、最好的情感連接的時候,我覺得這是我們特別值得驕傲的,特別值得珍惜的一件事兒。

   我想一切又只是剛剛開始,跟誰學五周歲了,我們會重新出發,把上市作為新的起點,一切又只是剛剛開始,我對我們內部伙伴這么說,我對關心我們每個朋友也做出如此承諾,一切又只是剛剛開始,我們會繼續,將心注入,全力以赴!

Tags: 跟誰學 K12
 
安徽快3万能走势图